տapp,​软银CEO孙正义:将WeWork变成了怪物,但却不得不为其纾困

2019-11-07 08:46:25     来源:腾讯科技,讯证券

11月6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孙正义(Masayoshi Son)终于披露了软银集团对办公空间共享初创企业WeWork和网约车公司Uber押注带来的巨额损失。տapp这家日本投资巨头周三宣布,在减记了一系列大型投资的价值后,该公司14年来首次出现季度运营亏损,约为7000亿日元(约合64亿美元)。


տapp,​软银CEO孙正义:将WeWork变成了怪物,但却不得不为其纾困


日本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


据悉,孙正义告诉同事,在向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后,将WeWork“变成了怪物”,但却不得不为其纾困。周三公布惨淡业绩两周前,软银同意为上市尝试失败的WeWork提供95亿美元的纾困方案,其最新交易使WeWork的估值从1月份的470亿美元降至80亿美元。


տapp与此同时,软银已经提前支付了15亿美元资金,以确保WeWork不会耗尽资金。作为该公司的主要支持者之一,软银目前正因其投资方式而受到审查。软银对WeWork进行的巨额投资出现问题,这甚至危及到孙正义推出第二只1000亿美元投资基金的雄心。


对于软银创始人、亿万富翁孙正义来说,WeWork投资失败是个罕见的错误。孙正义是一位激进的交易撮合者,声称自己在挑选科技行业的赢家时经常凭借直觉的指引。


տapp他最成功的押注是对阿里巴巴的早期投资,但即便是从这家中国电商集团获得巨额收益,也无助于抵消与WeWork相关的未变现估值损失,以及王约车公司Uber股价下跌的影响。տapp在7月至9月的这个季度,软银报告净亏损约为7000亿日元,远高于分析师的预期。


տappWeWork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帮助说服软银向该公司投资106.5亿美元,但治理方面的担忧扼杀了WeWork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希望,该公司甚至未能从投资者那里获得150亿美元的估值。


诺伊曼最终被迫离开了公司,但在此之前,他获得了一项有争议的17亿美元离职方案,尽管WeWork的4000名员工将被解雇。


WeWork的危机加剧了投资者对软银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其他投资的担忧,并使软银推出第二只基金的前景变得黯淡。此前,首只愿景基金共向88家公司注资700亿美元。


Jefferies Group高级分析师Atul Goyl在财报发布前就表示:“孙正义对WeWork的处理暴露了许多关于其投资策略中存在的根本性问题,这些问题需要解决。未来会有更多失败的投资,他打算如何处理?”


软银苦吞WeWork恶果,孙正义足额交纳46亿美元学费


11月7日讯,软银集团(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日前承认,自己对WeWork的治理失误“视而不见”,并誓言要在对WeWork的投资减记46亿美元后重振这家受到危机打击的集团。


软银集团今天发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软银第二财季净销售额为2.3153万亿日元(约合212.2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3811万亿日元下降3%;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7001.67亿日元(约合64.19亿美元),上年同期实现净利润5264.16亿日元。


տapp该公司同时表示,由于估值大跌,软银愿景基金所持有的WeWork股份价值下滑4977亿日元(约合45.63亿美元)。


众所周知,早在该财报公布前两周,软银就在WeWork上市未果后同意为这家美国办公共享企业提供95亿美元的纾困方案,WeWork估值也从1月份的470亿美元降至80亿美元。


尽管遭遇了重大挫折,但孙正义依然在一次长达两小时的演讲中为软银的投资战略进行了辩护,坚称“与WeWork的交易不是‘纾困’,其97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表现仍好于其他风险资本,另外一个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部署计划也正在进行中”。


孙正义在东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做出了一个糟糕的投资决定,我深感懊悔。但我的战略或愿景没有改变。”


孙正义坚持表示,软银的目标是通过展开扭亏为盈计划,包括冻结新办公空间租赁和关闭亏损的非核心业务等,在四到五年内实现WeWork的投资回报。


“(这一)逻辑很简单,时间会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将看到V型复苏。”孙正义表示。


自2017年推出愿景基金以来,该基金的表现就一直推动影响着软银的盈利表现。但由于Uber、WeWork等重要持股的估值大跌,软银本财季对愿景基金减记了5379亿日元(约合49.31亿美元)。


孙正义承认,旗下愿景基金支持的“大量”其他投资可能定价过高,就比如一个名为Wag的公司。Wag和软银投资的Uber、WeWork一样,也是一家提供按需服务的公司,只不过是帮人遛狗。在去年1月份得到软银投资的3亿美元后,该公司也陷入了麻烦之中,创始人离开、业务难有起色。但这位软银老板坚持认为愿景基金的投资总体依旧是“功大于过”:在88项投资中,有37项价值增加,另外22项价值下降。


在股权价值上,软银所持愿景基金比例较上个季度增加了7.1%,这主要是得益于其所持阿里巴巴股权的增值,净债务则从4.9万亿日元增加到5.5万亿日。


蝴蝶效应


对于这位软银创始人来说,WeWork危机是一个罕见的错误。一直以来,软银都是一家激进的交易撮合者,他声称自己在挑选科技行业企业时“往往依靠直觉做决定”。


在投资者的压力下,孙正义表示公司将采取新措施,对其投资的公司提高治理水平,对双重股权架构增强限制。


在此之前,这家日本集团向WeWork注资逾100亿美元,孙正义也十分支持WeWork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但外界对其公司治理方面的担忧和商业模式的质疑扼杀了WeWork的上市希望,也令该公司估值一落千丈。


在这样的背景下,诺伊曼最终被迫辞去CEO一职,但保留非执行主席职务。前亚马逊高管、WeWork副董事长塞巴斯蒂安·甘宁安(Sebastian Gunningham)以及前AOL和时代华纳有线公司前高管、首席运营官阿蒂·明森(Artie Minson)出任联席首席执行官。但在此之前,他获得了一项有争议的17亿美元离职方案,同时有4000名员工WeWork被解雇。


“我对他的许多消极做法视而不见,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尤其是在(WeWork的)治理问题上。”孙正义周三首度承认。


他强调,其新的1080亿美元愿景基金将“按期推出”,但基金的两个主要投资者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 Investment Co.)在WeWork上市遭遇动荡之后一直没有表态。


另外,一些分析师质疑孙正义对WeWork复苏计划抱有过于乐观的期待。Redex Holdings科技分析师柯克·布德里(Kirk Boodry)表示:“控制成本当然是必要的,但对应市值增长回落让如今的WeWork看起来有些像竞争对手IWG(已在在伦敦证交所挂牌),后者价值45亿美元,甚至还不到软银刚刚向WeWork支付的80亿美元。”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

仁和ERP企业管理系统助力工业4.0升级
仁和ERP企业管理系统助力工业4.0升级
11月13日 13:27   ERP  企业管理
蔚星科技耀出行将扎根杭州定制高端接送服务
蔚星科技耀出行将扎根杭州定制高端接送服务
11月13日 13:16   耀出行  蔚星科技
美军方研究反无人机技术以应对无人机威胁
美军方研究反无人机技术以应对无人机威胁
11月13日 11:14   反无人机技术  无人机
Python 之父退休,C语言之父去世,各大编程语言创始人现状
Python 之父退休,C语言之父去世,各大编程语言创始人现状
11月13日 11:13   Python  C语言  编程语言
中芯国际向ASML公司订购极紫外光光刻机为何被延期交付?
中芯国际向ASML公司订购极紫外光光刻机为何被延期交付?
11月13日 10:26   光刻机  中芯国际  ASML
天箭科技:军工电子企业股权转让迷雾,恐存利益输送
天箭科技:军工电子企业股权转让迷雾,恐存利益输送
11月13日 10:22   天箭科技  军工企业  招股书